才知咨询网

居转户  人才引进  上海居转户咨询

留学生落户资讯分类

坐标北京或上海、将近四十岁的你,现在年收入多少?

时间:2023-01-26

落户上海咨询二维码  

  

镜像问题:三十岁左右的你,现在收入多少?

  

蟹妖。

  

又是大家喜闻乐见的装逼机会呀!

  

首先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要邀请我,我才刚刚到本命年,十二岁而已。挣多少钱这种事儿跟我这种如花似玉的好少年有什么关系吗?难道我这种小鲜肉不应该随随便便朝哪个阿姨甩个媚眼,就会被送个大G吗?

  

不过我觉得这题很有可能没有镜像问题“三十岁”那么火,因为从热衷于装逼的年纪来说,80后已经过了靠瞎B编来吸引眼球的年纪了。

  

当然,也保不齐有那么几个心态保持的好,总是觉得自己还粉粉嫩嫩,每天都有一颗装逼的进取心的人。

  

就比如我。

  

自己开一家设计公司,和别人合作管理一家设计公司,今年计划500W流水,成本控制在200W左右,剩下55开。

  

好,我的任务完成了,有情下一位突破天际的装逼大佬讲述80后企业家身价几十亿的绚丽人生。我编不下去了!

  

特别讨厌这种问题,中国人攀比心导致中国人幸福指数很低,不知道老话说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吗,比个屁啊!

  

我应该是知乎里混得最差的了吧

  

上海,马上40了,离异,有娃女方带

  

央企下属物流公司,IT部门,工作17年没跳过槽

  

刚进公司的时候给我的职位是网管,但我现在的工作内容要搞开发,搞项目,搞数据分析,搞工程,搞运维,可职位还是网管,因为我们公司在1998年制定的岗位指导书里,IT部门下面只有经理和网管两个职位

  

月薪从02年的1500一直到18年是3500

  

今年由于部门有人退休(总共就3个人),终于涨工资了,目前月薪到手4800,属于中层以外的最高薪了,年底13薪,但由于公司亏损,这两年13薪都是打6.5折发放

  

每月开销1500,再给娃1500的抚养费,加上有慢性病每月300,医保每年12月就用光了,1-4月基本都是自费

  

因为身体不好,想跳槽也难了,也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

  

算了,匿名吧。

  

96年大学毕业分回上海(父母是上海人,大学毕业分到外地),回上海也是父母硬逼我的选择。

  

国企,实习工资半年,430元一个月。租房(附近农村一间20平方样子),包水电100元。每天骑自行车6公里上下班,夏天晚上提着水桶去房子后面露天洗澡(穿裤头洗)。中午吃饭自己买饭菜票,吃食堂,花自己的钱。每月100元样子。晚上回租的地方,只有两个电器,一个带蒸格的电饭煲,一个收音机。要么一锅饭炖个蛋,要么房东送的青菜(房东是农民,有自留地,经常会给我些蔬菜,人不错)。

  

快转正的时候,实在受不了国企的氛围。我进办公室最晚,什么样的人都可以呼来喝去。刚进去,一个30多岁大姐就跟我说,你新来,规矩要懂。。。。每天早晨第一个到,传达室拿报纸,然后打开水,然后打水拖地擦桌子,是办公室9张桌子都要擦。还要帮两个科长洗好杯子泡好茶。下班最后一个走,扫完地再走。

  

矛盾出在一张报纸上,让我下定决心离开这个混吃等死的地方。我下班回租的地方,又没电视,只能听听收音机。其实我家条件不错,我独生子女,不过能吃苦,因为小学不在父母身边,大学住校。所以忍还是没问题。回到报纸上。有天下班,我看到3天前的新民晚报(办公室有个报架,新报纸两科长先看,然后其他科员看,最后才到我看),我心想都3天前了,大家都看过了,我没看过,就骑自行车带回住的地方,晚上看。谁知第二天,科长要找这报纸,说他还有一半没看。我说我带回家看了,明天带过来。冲我大发脾气骂人。旁边科员看不下去了,到别的办公室拿了给他。还在那里不停骂,说我乱拿公家东西。这厮经常把厂里杂志报纸带回去不说。最后受不了了,直接一茶缸子直接撂他桌上。妈的,显威风还拿我当猴了。

  

有人看吗?有人看再更。。。

  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

真有人看啊,继续更。

  

下定决心,跳槽,面试了一家日资企业,让我去,进去3个月试用期,试用期1200元,另给100元补贴。妈的,一下子工资翻3倍啊,立马想走了。不过户口。。。户口。国企一听我要辞职,开出两个条件:第一,保留上海户口,赔偿国企5万元。第二,户口打回学校。

  

当时哪有5万块?又下定决心要走。

  

我妈一听急了,赶回上海,死活劝我不要离职。说句实在话,我因为小学父母在外地,我在上海读小学,初中户口迁到外地,就一直不太听我爸妈的话。我妈比较强势,所以经常和我一说就吵架。青春期逆反心理重,有段时间经常吵。不过后来看来,我没听父母话,这步走的非常正确。

  

我妈看我决心要走,就想帮我付这5万块。我那时倔脾气上来了,死活不肯付。户口就打回学校了。学校后来来电话,也叫我付赔偿,然后户口档案提走(公费大学那时都这样,不服分配要赔钱)。

  

日资企业进去干了4个月后,遇到一个贵人,上海交大某老师,留日回来的。跟这企业有点开发项目。当时我跟着这项目,这教授挺看中我的,我的动手能力可以说超强,基本所有需要动手的,只要说一声即可,大学时,没事考了钳工焊工证书,其实车钳铆焊,包括线路板贴片焊接,我都在学校拿过奖。这教授就一直指名叫我跟着项目。后期包括单片机编程(我大学主课),也一直叫我参与进去。后期在日资企业里,工资实际大概1800元。97年时候。日子好过多了。

  

然后,这个教授的一个台湾朋友,在上海办企业。他找我谈,意思让我过去,说新企业发展前途大。98年应该4月份,这家台湾企业在龙吴路租厂房开始运营,我过去了。工资2000元,也是3个月试用期。做电子仪器仪表的。

  

事实上,进去第二个月,工作能力就被认可了。第二个月直接发工资2500元。第三个月开始,发我3000元。

  

还有人看吗?有看继续更。。。。

  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

还真有人看啊,5月29日继续更。

  

第一次拿到3000元工资,当时超开心。毕竟当时98年中,很多人还只有600-700元工资,甚至还有500元的(没看错,98年上海工资也很低)。谁知道又过一个月,台湾老板的老婆(也是上海人,台湾人找的上海老婆,是正房,不是二奶),觉得我工资太高了,又给我降回2500元,哈哈。台湾老总找我谈了下,说一些比你年纪大的,当时别的公司过来的工程师,你拿这工资他们有意见。说以后其他方面奖金补一些吧。实际呢,因为老板娘管财务,我除了年终拿到3000元年终奖,一直没有拿到任何奖金。

  

说个题外的故事。其实当时我回来上海,还有一个原因。其实当时96年毕业,我超级想去深圳。除了父母逼我回上海,还有一个原因,因为一个女孩子。

  

初中我是成绩非常好的去了外地那个中学。那个城市非常多的上海人,很多上海支内或者分配去支援那个城市。我进了中学,被任命学习委员。同桌一个女孩子,也是和我一样,父母上海分过去的。她是班长。因为都说上海话的原因,成绩都比较好。住的也近。初中三年,一直到高一,基本都坐一起。不知道为啥,那时有点懵懵懂懂的情愫吧。或者只是感觉比较亲近。

  

高中我逆反心理重,我妈在家强势,什么都要硬逼我做,然后我就故意不做,那段时间,基本只要跟我妈一说话就是吵架。最后我连学校都不去上课了。高二一学期能块旷课170多节。一直到高三开始,突然间感觉心慌,不知道还有一年毕业后会怎么办。心慌到晚上睡觉可以突然惊醒,然后一身冷汗那种。心慌之下,开始自己看书做题目。高三下学期分班,我因为不上课,理所当然被年级组长分到差班。后来模拟考,其实我考的还马马虎虎,算不错。差班班主任教化学的,看出来了,跟我说,你也不用来上课了,继续你自己的学习方法。另外跟我说,你给我们差班争口气。。找另外几个老师给我一堆辅导题。课还是不去上,但是在家做了很多题目。后来高考结束,我居然磕磕碰碰考上了。好班班主任,就是那个年级组长,教数学的,我后来去学校返校时,看见我第一句话:你也能考的上?我反正吊儿郎当惯了,跟他说,我都是偷看抄的。那个学校差班实际差到什么程度,就是一半学生,要靠补考才能拿高中毕业证的那种。本身学校就是超级烂。

  

大学里恢复跟同桌的通信,她考在上海,我在合肥。那时没有手机,基本靠写信。几年来来往往通信不少,放假回去,也有见面。

  

回上海,这其实也是重要原因。真的很重要的原因。

  

刚分回上海,工资低,住的差,其实就是一农民工状态。去她学校见过她。保研了。好吧,我也试试考研,努力了一下,可惜考不上。本来第二年还想试试,结果她直升读博了。好吧,我自卑,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她。自己彻底放弃。那时我1000多工资,其他什么也没有,只能养活自己,拿什么去追人家。即使对方愿意,我也不配,自己彻底断绝所有联系。

  

那时候,其实我很难受。然后进了台湾人公司后,基本天天都是泡在开发室。当时住厂里宿舍,天天都是画线路板写程序做到晚上11点以后才回宿舍睡觉。不过这一年,功力倒是大增。其实做设计的都知道,学是学不会的,都是靠做,越做越熟练,越做才能越有技巧。

  

98年底,我被任命研发部副经理。经理也是台湾人,不过经常不在上海。工资这时还是2500。我记性好,经常很多以前的画面想起来还能眼前一幕幕晃过。

  

99年初,因为效率问题,那个交大的教授跟台湾人说,你要把产品开发全面,让所有人积极性提高。那个教授当时公司里有一点点股份(有两三个产品在这公司做)。台湾人就搞了改革。研发部底薪+提成。所有人觉得什么产品有市场,可以提建议和自行开发设计。每台产品谁开发的,每销售一台,就会有另外提成。

  

新政策实行后,我的收入大幅度提高。99年底,我的月工资+提成,基本一个月1万元或者再多一点。

  

当时公司里,一个上海女孩子追我(应该98年底这个时间)。天天给我买早饭,给钱也不要。两个年轻人,就慢慢走近了。99年底,开始商量结婚。99年底,全款在上海莘庄买下了一套2房一厅,价格19.3万。后来装修是老丈人出钱找人装修的。

  

还有想看的吗?想看继续更。。。。

  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

刚吃好饭洗好碗,有点时间继续更。。

  

当时跟老婆谈恋爱的时候,我的户口其实在合肥大学里面。学校让我付违约金提档案户口,我没管,就一直撩学校了。

  

老婆怕家里不同意她找外地人,跟她父母吹牛我是浦东人。,去她家的时候,因为我从小说上海话,她家人倒是一点怀疑都没。后来买了房子,才知道我父母在外地,我户口也在外地。不过房子买好了,我学历也还可以。再加上看我外形比较好,身高1米80多一点点,长相中上(嗯,自吹一下,皮肤超白,基本看到的人都说很清秀)。就同意了。最后礼金一分钱没要我,还给我装修了房子。还又给了我3万。(不是上门女婿哦!)

  

其实当时买房子一下子钱19.3万不够的,毕竟才工作3年多。收入高也就是最后几个月的事情。当时想贷款,申请贷款10万手续都批下来了。突然房产销售部说可以办蓝印户口。我丈人就主动说,装修钱他来出,不要礼金,再给我3万。其实还缺5万,我妈给的。不过因为以前跟我妈赌气,不想拿她钱,自己写了借条给我妈。

  

所以房子是全款买下来的。

  

其实最后蓝印户口没用到。公司发展很迅速,当时国内+出口,销售量增长速度很惊人,毕竟那时做的人家少。2001年初,公司买了土地,自己开始建厂房,也在龙吴路。当时政策,可以引进一个户口。台湾老总指名道姓把这个指标给了我。(当时其实一个副总,想把这个指标给他一个外地的堂弟,台湾老总硬顶着给我了)。

  

因为自己当时是本科学历,又符合扩大投资申请人才引进。所以户口指标申报上去一个月就批下来了。去了一趟合肥大学里,本来以为学校会让我付违约金,结果去了以后,当时自费双向已经实行2年了。学校没有为难我,直接把档案材料封口给我了,一分钱没要我。哈哈

  

2000年,2001年,说句实话,我在公司发展还是非常好的。虽然还挂名研发部副经理,实际整个公司基本都是我在管。研发部经理不常来上海,老总也经常不在上海。不管谈生意(因为仪器仪表,特别是出口客户,都需要软硬件修改),谈生意或者来客户,都是我唱主场。然后生产方面,也基本都是我安排。当时销售接单开发设计生产安排出货发货。。。基本都是我说了算。我心细,基本不会出错,所以台湾老总也放心放手让我去管。

  

副总你们猜是谁?老板娘的哥哥。从户口指标开始,其实就对我非常不爽了。只是他完全不懂技术,负责销售这一块,但是谈生意又必须得靠着我。所以见面都是表面和气。当时01年,我大概年收入30万不到一点,工资+提成。老板娘也觉得不平衡。女人么,只能看到她发出去的钱,不考虑你能为她挣多少钱。

  

02年的时候,她们合起来,制定政策,反正就是制定了一系列政策,一看就是针对我的。后面矛盾开始增多,台湾老总总是做和事佬,也没办法处理。最后弄了个限薪政策,按政策,我的收入要少三分之二。其实台湾老总也不同意,老板娘发神经,他也怕,哈哈。老板娘认为老板对我太优待了。

  

我也受不了,去谈,老板娘和她哥跟我谈。老板娘甩给我一句:地球离了谁都一样转。好吧,算了,我也不想争啥,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。当时决定,辞职吧。第二天交了辞职报告。然后第三天不去公司了。

  

台湾老总马上飞机从台湾赶回来,打电话约我和我老婆一起饭店吃个饭。我们去了,毕竟老总待我非常不错。对了,跟老婆结婚后,因为两个人同在一个企业不方便,当时有其他熟悉的台湾客户(也是大公司,非常非常大的公司,一说名字你们都知道),让她去那里工作了,结果3年后,发展的比我想象中还要好,做到中方主管(台方名称叫协理)。年薪05年后,基本到手都在20多万。不过一直做到15年她们公司撤出上海搬到东南亚,还是只有20多万。呵呵,台资企业,大部分也只能出这么高的工资了。

  

吃饭时台湾老总劝我,让我不要走,他老婆方面工作他去处理。我从小养成的倔脾气,决定的事情,很难改变。因为他对我有恩,我跟他说,我做到年底,过完年后,不管怎么,我都会离开。当时应该6月份吧。

  

最后限薪政策对我也没有实行,按原来政策,该多少还是多少。我也就一直正常做到年底。我承诺的。后面有趣的是,跟老板娘副总碰头,要不远远看到了,就相互避开,要不都全当没看见直接走过。现在想想就有趣。

  

过年前,我去跟台湾老总说,我说我年后不来了,当时已经跟您说过。他有点急,劝我,不过我还是坚持。最后一年的年终奖我没领,不打算再落下给其他人一个口柄。

  

年后老总给我打了一个电话,劝我,我没同意。其实当时我根本连工作都没找,当时想着手里有点积蓄,短时间不怕。再加上我做软硬件设计的,做这种,一般都有点私活。也就是帮别人做开发(不过完全不是同行业的,这点职业道德必须的),手头当时还有几个项目,有几万块开发费,想着做完这些再去找工作。

  

还有人看吗?有接着慢慢更。。。

  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

5月30日晚继续更,发觉看的人真心不少,谢谢。只是突然看到这个题目,有点触动,就写写这20多年在上海的发展经历。

  

年后,也就是03年,我确实不去公司上班了。老总劝过我几次,也叫公司里关系好的来劝我,我坚持不答应。

  

后来老总又请我们夫妻吃了一次饭,看看劝不动,就跟我商量,如果公司里产品,需要软硬件支持,让我帮忙,会另外付工资。这个我同意,单片机程序当时都是汇编写的,一半以上后来的产品,都出自我手。所以后期的提成才这么高。做汇编的都知道,想看懂别人的程序做修改,还不如自己重新写一套。做检测非电量的仪器,AD部分计算和处理,需要很多技巧。一时半会,别人还真接不了手。

  

后来几个月,帮公司修改过好几次,老总都付钱了,而且付的还不低。这点说,台湾老总确实对我非常不错。

  

03年,应该是3或者4月份,具体时间记不清了。反正刚过完年不久。天上掉了一个大大的蛋糕(这个事情说出来,很多人会知道我是谁,但是请帮忙不要透露,不想传播的太广,因为毕竟跟那家企业有保密合同)。

  

03年,年后爆发了一场全球震惊的传染病。政府和医疗部门急需采购一批检测仪器。当时只有进口的,价格非常高,而且短时间这么大量,根本供不出货。国内一些医疗器械生产商打算自己开发。但是当时的国内电子,远没有现在这么发达,芯片选择也少,AD部分甚至需要分立元器件搭出来,包括显示驱动等等,都需要通用集成块去搭出来。一个朋友介绍了一家知名企业来找我谈,在我家谈的。他们提出要求,问我能不能设计这块主板,我看了要求,说可以。当场付了1万定金,说10天,每提前一天奖励1万元。(只设计主板,外壳什么他们去弄,跟我无关),要求不高,只要求完成最基本的功能,能用,可靠就行。

  

当时有医疗部门的朋友陪着来的,价格他们帮我谈的,当中肯定他们也会拿一些。我只管赚自己的钱,他们的事情我也不问。

  

谈好的结果是,主板设计出来,他们认可后,我就近找代工厂帮他们加工,然后调试好,他们拿回去额直接装。

  

当天他们走了,就开始画线路板,通宵。第二天下午邮件发到昆山千灯熟悉的工厂。让他们帮我最快的速度打样pcb。第三天天刚亮,骑摩托车赶到千灯,拿到样板回家。

  

然后又是2个通宵写程序调试。第5天他们开车拿走样板测试。第6天告诉我投1000套。预付金直接打我卡上。

  

线路板是在上海广星厂加工的(就是原来的金星电视机厂),有熟悉的管理人员。当时公司业务接管不少,资源倒是真的有了不少。调试一个人实在来不及,偷偷叫出来原来公司的几个手下,一起晚上帮忙。

  

那3个多月,一直就是对我催货催货,让我快!出了几千套主板吧。原来的手下开玩笑,说白天原来公司上班,晚上和休息天到我这上班。不过我付他们的钱,基本一人一月1万元有。当时这钱也算很惊人了。

  

持续做了3个半月,这场传染病风暴算压下去了。最后一批线路板1000套提走后,就没有再订过了。后来知道,其他公司也纷纷出了类似产品,但是大部分都没抓住机会。

  

3个半月,我账户里多了130多万,全部是这次赚的。那个公司据说赚了几千万。抓住机会,往往真的可以一下子盆满钵满。

  

还有空,多写一点。。。。

  

前面上班几年,银行里加老婆的,一共存了大概40多万。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钱,真的兴奋的整夜整夜睡不着。忙的时候累,倒真没觉得兴奋,空了后,兴奋的真想跑到楼顶疯狂喊叫一番。

  

这时候,我和我妈关系也缓和了,知道我发展的不错,也不强求我要按她的意愿做事了。我妈说,你买个大一点的房子。当时两房一厅,家里被我堆的到处是电子元器件和线路板,实在看着不像样。也想弄个大房子,我有个独立的空间。

  

说来也巧,出去正好看到莲花路那里出售办公房(就是写字楼),去看了,有两套层高5米的房子,开发商要求一次性出售。每套100平方出头。可以自己隔成复式,隔好就是400平方出头。220万。空间和地方非常不错,当时价格也很低(按现在的价格看,简直大白菜)。

  

手头钱不够,我妈主动拿了30万给我。还不够。老丈人一家,对我非常好,尤其是老丈人哥哥,我爱人的大伯伯。也是做技术出生,原西安工业大学基本最早的一批大学生。知道情况,主动找我,拿了35万给我。后来又拿来15万,让我把房子隔层做好简单装修一下。

  

有点事情,晚点看还有没有时间再更。。。。。谢谢看的朋友,谢谢。

  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

5月31日上午继续更一些,正好有点时间。

  

买办公房,很大原因也是因为我爱人大伯伯,前面说了,他是原西安工业大学几乎最早的一批大学生,他是电机行业,行业内很有名,但是一直在企业里做,没有出来自己做,手里不少专利,待遇非常高。

  

他也想自己出来折腾一下。拿钱给我的时候,说不怕我还不出,还不出就给他一层,他做办公室。后来装修好,单独给他留了一个办公位。但是他做事情有点优柔寡断,一直下不了决心出来。一是当时已经要50出头了,有点感觉自己年纪大了。二是当时他在一家非常大的电机行业企业做顾问,月薪超过3万,他怕万一不行,这收入都没了。不过我出来自己打算创业,他非常赞成和鼓励。每年都和我说要出来,打算怎么样怎么样。。。结果到退休后,他还是在继续做技术顾问,也没出来。大前年身体不好,做了股骨手术(软骨无菌性坏死),终于不说了。目前退休在家,天天跟大伯母买菜烧饭附近公园里溜达。

  

房屋装修了3个月,隔层做好,简单装修了一下,就把我的一大堆垃圾搬过去了。其实这段时间非常忙,手里原来接的私活,帮原公司改软硬件。那个交大的教授,也连续放了好几个开发项目过来(都不是我原公司的类似产品,别的行业的)。一个人实在吃不消。原单位两个手下(这里叫手下其实不合适,应该叫同事),在里面也有点不开心。前面我偷偷叫出来帮忙的人就有他们。也打算离开公司,一拍即合,到我这吧。刚开始,我象征性发1500元底薪,然后开发提成。他们在原公司提成+工资其实也不高,大概也就三四千,一年最多5万样子,毕竟03年,上海薪资远没有现在高。

  

两人过来了以后,原公司知道了。老板娘和副总估计咽不下这口气,找了个律师打我电话,恐吓我一番,说要怎么怎么。。。吓得我赶紧去咨询懂左边法律右边的人。还好,那时候交社保什么管的比较松,原来公司只跟我们签合同,所有人都没有缴纳任何保险。我咨询的律师说,这种情况根本没有办法限制我们。

  

交大的教授去跟台湾老总谈了一下,老总打我电话,说让我尽可能不要给同行业做,说有新产品,也会放到我们这里设计。这事就算了了。

  

前面我说了,原公司出口量很大。所以当时跟外商谈的时候,上海江苏杭州等十几家外贸公司的人,我都熟悉。有几家外贸公司带外商来,谈帮外商设计开发新产品。一部分设计好,让我找代工厂生产。零几年的时候,机会真的遍地都是,只要有点机遇和努力,想不发财都难。

  

当然,一部分产品,就放到原公司做了。一来熟悉,二来里面人叫的动。

  

当时做的很杂很杂,虽然从没出去兜过生意,各种渠道过来的项目非常多。从医疗工控到民用,甚至玩具都有。反正做电子的,无所谓,能设计能做就行了。

  

04年年底前,原公司又跑过来2人。也就是,这里连我5个,都是原来台资公司同事。台湾老总也想通了,养研发人员开销大啊,不如给我们按项目付费好了。基本每月都到我们这里坐坐。

  

05年又招了4个,一共9人。这段时间,也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。经常晚上一起加班到10点,然后一起跑出去吃夜宵。办公房有一层改成了宿舍,我也经常不回去。加班晚了,也住公司里。自己买下办公房后,注册了一个公司,用丈母娘名字注册的,当时被原公司律师一吓,没敢自己做法人,哈哈。一层做仓库,还有2层做设计和一些非常小批量的加工。

  

那时候出口外单非常多。法国的一个胖老头,名字叫“维纳斯”,我一直很好奇男人咋叫这名字。加拿大的两个客户。还有一个巴基斯坦的阿齐兹(这个老哥10年的时候,在巴被绑架,胸口中枪后被扔在垃圾桶,可惜。后来是他弟弟小阿齐兹接手,但是跟我们关系就渐行渐远)。这几个都是大客户,零散的小外商就不说了。这几个客户,给他们的产品都是为他们专门设计的,外壳他们在余姚和黄岩的塑壳厂,他们自己开的模具。每次订单,发来多少外壳,就出多少套。基本都是一次一个柜,那时量真大。我没生产能力,基本都是放到原公司做。加工费和利润大家谈好,双方都有利,都开心。

  

经常集中赶货时,原公司调试人员来不及,还有个原因就是新产品他们不会调试。我们这里就过去上生产线帮忙通电测试调试。这就有了一个很有趣的事情,公司跑出去的一群人,又回到原公司在干活。哈哈。

  

凭良心说,那时候钱,真特么好挣。

  

还掉了我妈和大伯伯的钱,05年,手头又有了不少钱,又开始烧心了。我妈估计上辈子土财主出生,又叫我买房子。老婆那时候看中商铺,虹梅路那里就全款买下2个商铺。

  

这里说一下投资房子,其实按升值来看,我买办公房和商铺都是失误,升值远远赶不上住宅,而且交易税费巨大。曾经想卖掉一个商铺,发觉隔了10年,去掉巨大的税费,升值也就一倍多,2倍都危险。算了,还是留着收租金吧。

  

很多人关心那时候能挣多少钱。不瞒,一年200万有的。打掉员工工资和其他开销后的收入。除了04年刚开始的时候少,0506,都基本净剩下大约200万。

  

晚点继续更新。。。。。。

  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

5月31日中午继续更。。。

  

做外贸出口的,跟欧美客户做长期订单的,就知道欧美客户忠诚度有多高。一开始,还签合同,签完合同付预付金。后期熟悉了,直接邮件确认就可以了。邮件确认后,就开始备料,开始提前生产。有时候生产都开始了,对方银行的信用证才到。

  

这样几年做下来,脑子里就有点盲目相信外商。导致我07年初,吃了一个大苦头,直接损失100多万。(这个有时间再说吧,官司打了2年,胜了,但是无法执行。其实是被国内的一家外贸代理骗的)。

  

不过认了,后面做事就当心一点了。

  

07年估计六七月份,上海开展会。几个拿货的外商都过来了。加拿大的一个客户突然问我,你们可以帮我们设计,可以帮我们找代工,为什么不能自己帮我们生产?那个胖胖的法国维纳斯老叔,还有那个黑不溜秋的阿齐兹大哥,也都有过类似的问过。

  

当时出口量大,生意好,自己心也在膨大。

  

加拿大客户说可以提前预付一大笔货款,让我自己办厂,这样,第一质量可以控制。第二,不怕代工企业把产品流出去。

  

当时手里有400万,损失了100万后还有300万。加拿大客户预付了200万。维纳斯老叔和阿齐兹老哥,也预付了100万。

  

通过一些朋友介绍,松江城区(老城区),订了一块土地,07年11月份付的土地款。由当地开发区统一建造(不给自己造,一个工业园,必须统一建造)。每户独门独院,独立产证,一共十几栋。每栋占地4亩,火车头型建筑,前面3层办公楼,后面连着2层厂房。,2400多平方,共计预算700万上下。(这里其实很多费用没有预计到,后面又吃了个苦头)。

  

08年6月厂房完工。三通一平的钱需要自己再付。(外地同学也有开公司买土地的,三通一平都是园区做好的),电:147KVA变压器,花费28万,沿途架空线施工费用和材料成本需要另付。又是5万。消防设施接进来,各种含验收,又是9万多。自来水开户进来,4万。排污管出去,连办证,都是按米算,又是七八万。厂房四周道路和地坪,又是七八万。最后最恶心的来了一出是什么,这个工业区土地是园区下面一个资产公司先招拍挂拿下的,最后过户给我们,算二手房,一下子又是几十万税费(妈的,不知道他们是故意的还是怎么的,当时买的人都说被坑了)。

  

08年8月份我们搬家,买了人家2条旧流水线和一些线路板贴片加工设备,放了鞭炮。然后开始招工。

  

有时候,人的一生并不是往往顺利。

  

你们看我前面写的,是不是都觉得我太顺利了?

  

08年金融危机开始,这一年其实我并没有受到波及,因为几个外商订单连款都付好了。

  

09年,订单大幅度下滑,原本开工时招了80个工人,逐步裁员一半。不过还算好,年底算下来没亏,略有盈利。但是因为买厂房时,后期那些莫名其妙的费用,又买了一些设备,我欠债100多万(跟朋友借的)。看看年底还不出,我拿前面买的办公房,抵押给银行,贷了120万,先把朋友钱还了。

  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等有空继续更。。。

  

5月31日下午继续更。。。

  

10年上半年,估计是金融危机后的短暂爆发,10年年初,突然订单暴多。3月份接的订单,一直可以安排生产到8月份样子。突然间又信心满满。

  

结果呢,估计是真的长时间暴饿后的暴食。10月份以后,甚至出现一个月几乎无单可做。有也是零零星星一点散单。不过上半年估计150万已经挣好,所以一个月无活心里也不怕。

  

其实,买厂房,还有笔钱,估计超过150万,是扣留供应商的周转款。因为有3个月结款期。我付款都很及时,从未拖欠超过结款期,供应商也很相信。

  

一个月以后,订单有一些,但是还是很少,当时开始急了。这里不知道有没有出口货代,当时的情况你们应该清楚,到港的船,因为装不满,开出去兜一圈,然后等货回来再装。基本出口的全行业崩溃。一些朋友企业,就死在那时候。

  

这个时候,又出现一个非常有趣的事情。我说过的我原来老东家,那个台湾老板。其实08年我自己生产开始,他就难受了。至少40%的单子,是我当时放过去的。我自己做了,他就做不到了。而且金融危机,他比我早一步更感觉到。09年,他亏损。10年我上半年突然生意好的时候,他也不好。但是他有国内生产许可证(我没有,只做外单,外单不需要许可证,外商他们国内自己做产品OMIL论证),他靠着内销维持着一些。

  

09年下半年,龙吴路那里动迁,他的厂房被规划进去了。被通知10年初拆迁,实际一直拖到10年11月份。

  

他生意不好在想着怎么办,我生意不好也在想着怎么办。交大的教授就出了个主意,你们合起来做吧。然后,两个都一脸腦逼的人,就突然对上眼了。

  

谈了整整一个多月,谈不好方案。还是那个交大的教授出主意,让他一次性付我10年的房租(一半),然后所有东西合起来做,我39股份,我原来一起创业的那几位老兄弟合10%,他和他老婆,还有一个我没见过的台湾人,占51%。看着一次性10年的房租上,我立马同意了。

  

动迁款台湾老总拿到3000多万,一次性付了我260万房租。就都搬过来了。感觉就像离婚的夫妻,又复婚了。

  

260万,我还掉贷款,因为要合,怕以后跟我的供应商帐算不清,全部供应商欠款一次性全部结清。手头又剩下100多万。

  

这个时候,我又做了一个超级傻b的事情。

  

当初买土地的时候,4亩(绿证土地,50年的),厂房因为是双层的2400平方,只占地2亩,容积率不高,可以申请增加容积率。买的时候,开发区同意以后你们可以再造一栋占地,500平方的2层。原公司人马+设备一过来,地方立刻不够用了。我就想拿这钱再造一栋好了。造的时候,把办证的代办费用10万交给了国土局的那帮牛牛。然后开工。6个月左右建完了,一共2层约800平方。已经过11年了。

  

手续那帮牛牛确实在给我办,但是十几个手续办了6个后,松江南部新城计划启动,所有的办证都卡住。这些倒不怪那些牛牛,政策如此,他们也没办法。只能帮我每2年申请一个临时使用证先用着。

  

合起来做以后,说句实话,合作比较愉快。生意也在慢慢恢复。国内国外都销,毕竟原公司的证我也用。不过开销也大了很多很多。11年年底分红少一些,12年比较多。13年因为人民币升值暴涨,信用证美金是开死的,汇率上损失惨重,利润下滑,但是盈利也还马马虎虎。14年国内原材料暴涨,实在看不懂。但是也盈利。

  

这几年,基本分红都在100-200万左右。呵呵,还比不上原来我们9个人的时候。

  

但是因为双方合作,都有点小九九,所以公司资金,到年底算完账,基本就拿出来分掉,公司账户就留个一二百万基本金,留着生产和开销用。

  

抽出来的资金,加我平时2万的固定工资,还有商铺及办公房的出租收入,一年也有30万样子。我钱都是上交老婆的,每年老婆跟我妈一合计,买房。。。

  

这4年,她们买了4套房子(其中有我父母单独的名字,也有我爱人的名字,也有我爱人和宝宝的名字,我宝宝2005年5月份出生的,我们都忙,32岁才要宝宝,是个女儿)。3套在浦东。一套在普陀。说实在话,女人这点眼光真的比我好。光升值的钱,一套就能抵我1-2年赚的。

  

15年没买房子,16年手头钱又开始多了,除了公司工资+分红,这些房子的租金,每年也很可观。16年6月份,莘庄附近买下一套别墅。这里说个我一直搞不明白的问题。当时看房子,其实不想买别墅的。我父母被中介带去一个混合小区,看了一套别墅,我爸妈看了半天,说什么时候能住上这种房子。当时突然感觉心里一酸,就打算买别墅吧。

  

实际当时手里就不到300万。心想卖掉一套浦东或者普陀的房子,抽300-400万出来,加上我手里的,买下就是那套他们看的独栋(大概含税1200万样子全包),缺的就贷些款好了。结果我一说要卖掉一套房子,我妈就跟我吵架。最后算了,买了个700万的联排。贷款300万,问朋友拿了100万。虽然现在联排也升值到1000万左右,但是那套独栋,起码2000万+了。

  

买下送给父母的,实际他们住了一个月,就跑回老房子了。我爸妈喜欢打太极拳,别墅区人都没有,受不了,让我们夫妻过来住了。不过离老房子不远,2公里距离,周末他们过来。宝宝现在初二,学校就在老房子旁边,父母带着。成绩挺好,一直年级前10。浦东3套房子的租金,全部给父母,每月1万多租金,让他们开心点,实际他们还是很省,但是对宝宝买衣服买东西都舍得花钱。

  

贷款300万和问朋友借的100万,今年3月份已经全部还清。目前无任何债务。

  

回到公司的事情上。16年上海新熟记上台,经济不好,政绩抓拆违。后建的800平厂房因为产权证办不下来,16年底被拆违办盯上了。说我无证建筑,违章,要拆。去申诉,好歹也办了几个手续下来,手续没办完,不能说没手续。扯皮3个月,最后给我下了个手续未全,就擅自开工(其实哪一家开发商不是边造边办手续,手续全了,起码等一年)。还是要强拆。3个月不停的限电拉闸,还被拎过去不停的开会动员,实在烦了,签字拆吧。一分钱补偿没有,拆了给我清干净就行了。100多万就这样没有了。

  

17年非常不顺,都是政策弄的。开始查环保,查消防,清理密集型制造业。。。我都想关了公司了。台湾老总也受不了了。

  

他几个朋友在越南开厂,让我们去看看。去了一个月,感觉还行。

  

其实上海这里不想做的原因还有几方面:一,这几年欧洲经济确实不行,出口下滑厉害。二,国内做的人家开始多,虽然仪器仪表利润算高的,还是逐步降价很多。三,人工上涨太快。现在工人不加班情况下,一个月到手3500元都留不住人,起码加点班,每月到手4500以上,没班加也要安排周六一两天,拿点双倍工资凑数。社保,现在公积金强制,加社保每人每月1800多元。吃饭在公司,另外每人补贴300元租房费用。加上年终奖金和双薪,实际一个最普通的工人,月开销接近7500元。普通制造业吃不消。

  

17年底,撤出上海,生产部分搬到越南。上海保留研发部和销售,大部分厂房做出口中转仓库。极少部分非标量小的,上海这里做,保留一点点生产。越南厂房投资大部分台湾老总出的,我不太愿意投,股份降到30%。18年盈利还好,毕竟越南工资低,乱七八糟加起来,一个人2000元都不到。盈利的钱谁都没分,那里刚开始,需要投的还不少。

  

上海这里含我19人。跟我一起创业的那8个,现在还有6个在。中途离开2个。都不愿去越南。每年我们会轮流去一个月。这几位,基本上海都有2套或者3套房子了。大部分是外地来上海的,都立下足了。

  

目前最新的情况。。。嗯!感觉就是混吃等死。反正也没人管我,基本天天4点半下班,早点回去买菜烧饭。

  

累了好多年,还是感觉老婆孩子父母最重要。目前没有任何投资或者发展的想法,混到哪一天就是哪一天。

  

以上情况,你们看看就好,轻喷。

  

本来有好多想写的,突然写不下去了。匆匆忙忙结尾吧,反正真实发展情况就是这样。给看客们见笑了,抱歉。

  

对了,有位回复的朋友说到那个同桌女孩子的目前情况。

  

我说一下吧。当年断联后,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。但是毕竟初高中都一个学校,双方父母也认识,其实一直都有她的消息。但是。。默默关注吧。直到2015年同学群里看到,才鼓起勇气加了她。验证后我发的第一条消息,谢谢你原谅我。不管怎么样,断联是我的不对。她的想法我不知道。给我回没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。真实的心里想法,如果我现在还是混的普普通通,我绝对不会加她微信。怎么说呢?还是心理自卑吧。基本没有刻意联系过她,只有逢年过节,偶尔发一下问候。偶尔想起她,还是会有一种亲人的感觉。不会刻意见面,随缘吧,真遇到了,喝杯茶应该会的。她现在是上海某大学教授。

  

学习了一下,知乎已经通胀到200了,看来100已经是前两年的行情了。

 

上一篇:坐标上海,公司是高新科技型的,请问落户是否要求统招本科?

下一篇:没有了

 

推荐资讯13816843593
最新资讯13816843593
热门资讯13816843593
热点资讯13816843593